行業動態

優秀人才最優惠,平庸之人最昂貴

起底視覺中國:老攝影的19年圖片生意和1.2萬起版權官司

2019-4-12 18:44| 發布者: manage| 查看: 6829| 評論: 0

視覺中國的圖片生意陷入輿論漩渦。

4月11日,因將人類史上首張黑洞照片納入自家圖庫,中國最大的版權圖片交易平臺視覺中國(000681)引發“眾怒”。此后網友發現,國旗和國徽的圖片也出現在了視覺中國的版權圖庫中,針對視覺中國的聲討推至高潮。不少公司還質疑,自己的LOGO也被視覺中國納入了圖庫。

4月11日,針對視覺中國網站傳播違法有害信息的情況,天津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依法約談網站負責人,責令該網站立即停止違法違規行為,全面徹底整改。

4月12日凌晨3時,視覺中國在官方微博發布致歉信稱,公司已采取措施對不合規圖片全部下線處理,并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自愿關閉網站開展整改,進一步強化企業自律。

4月12日開盤,視覺中國一字跌停。視覺中國在盤前發布的公告稱,截至目前,公司尚不能準確預計整改完成并恢復服務的時間,公司正在積極、認真履行整改工作,力爭早日恢復服務。

共青團中央喊話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創建于2000年,核心主業是為“版權視覺內容”的貢獻者和使用者提供互聯網智能交易平臺。公司在線提供并每日更新超過2億張攝影圖片、設計素材及超過1000萬條視頻素材和35萬首音樂素材。

作為國內最大的正版圖片庫,視覺中國的商業模式是,視覺中國與“版權視覺內容”的生產者簽署代理協議,獲得內容的分銷權;使用者通過公司平臺付費獲得版權內容的使用授權,相應的內容生產者獲得按協議約定的分成。視覺中國的合作方包括超過30萬名的簽約供稿人及240余家版權內容機構。

這門生意利潤不菲,2018前三季度,視覺中國營業收入7億元,凈利潤 2.2億元,較2017年同期增長35.31%。

為維護自己的版權利益,視覺中國在2016年已經設有版權合規部,并開發圖像追蹤系統。2017年,視覺中國的圖片追蹤系統“鷹眼”正式亮相,維權行動升級。

一些自媒體、公司反映,視覺中國不接受刪除侵權圖片的處理方式,而是直接提起獅子大開口式維權訴訟,這讓視覺中國給外界留下了“惡意維權”的印象。

那么,視覺中國的圖片生意是如何做大的,強勢維權為何充滿爭議,這種盈利模式面臨哪些風險。

視覺中國的致歉信

人民日報在官微發布評論稱,“視覺中國”下線國旗、國徽等不合規圖片并致歉。怎樣的圖片能收費?探討來得猝不及防卻頗有意義。當版權保護成共識,沒有人否認攝影作品有著作權。問題在于,著作權是否真成立?平臺有沒有凈化版權池?商業模式是否經得起推敲?避免版權保護陷入“黑洞”,與提倡版權付費一樣重要。

從攝影記者到視覺中國創始人

視覺中國的創始人柴繼軍曾是《中國青年報》的攝影記者,李學凌是文字記者。不過,李學凌較早離開了視覺中國早期團隊,并創辦了歡聚時代(YY)。

《中國青年報》2015年的一篇報道寫道,柴繼軍身在攝影圈,非常清楚行業需求和痛點所在:一邊是作者很難精準地為作品找到合適的“婆家”,造成圖片資源的大量浪費;一邊是成百上千家報刊、出版社等因為與拍攝者缺乏溝通,編輯們每天都為缺少好圖片而著急、苦惱。很少有媒體建立自己的圖片數據庫,攝影師和圖片需求機構之間因缺乏一個平臺提供服務,效率才非常低。

于是,柴繼軍和李學凌一拍即合,兩周內將網站搭建完成,攝影師可以隨時隨地將圖片通過網絡上傳,客戶付費后獲得授權下載,攝影師可通過后臺看到下載記錄,然后與網站分成。

2000年5月1日,網站正式運營,取名“Photocome”,新浪成為圖片的第一位買家。

網站運營后,柴繼軍仍在《中國青年報》工作,2003年和同事共同完成的作品“山西繁峙礦難系列報道”獲得了第十三屆中國新聞獎一等獎,2005年,柴繼軍下定決心從原單位辭職。

2005年,柴繼軍與國際知名數字影像公司Getty Images成立華蓋創意,圖片生意發展迅速,華蓋創業也是視覺中國的前身。

至2014年,從ST遠東脫帽一年后的遠東股份(000681)宣布,購買廖道訓、柴繼軍、李學凌等17名自然人合計持有的漢華易美100%股權與華夏視覺100%股權,同時向上述交易對方發行股份,發行總額為兩家公司的交易價格24.88億元。

華夏視覺主營業務為創意類視覺素材(圖片、視頻等)的銷售及增值服務業務,此前柴繼軍成立的華蓋創意公司隸屬于華夏視覺。漢華易美主營業務為編輯類視覺素材(圖片、視頻等)的銷售及增值服務業務。兩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均為柴繼軍。

交易報告書顯示,華夏視覺與漢華易美的收入和利潤水平持續保持較快增長,2010年、2011年和2012年收入合計約為1.4億元、1.56億元和1.88億元,實現凈利潤合計約為1590萬元、1993萬元和3800萬元。

交易完成后,廖道訓、柴繼軍等10名一致行動人將合計持有上市公司57.92%股權,成為遠東股份新實際控制人,華夏視覺與漢華易美也因此完成借殼上市。

2014年8月,遠東股份正式更名為視覺中國。

圖片生意做大

上市后的視覺中國發展進入快車道。

2014年年報顯示,視覺中國確立了“視覺內容與服務”、“視覺社交”、“視覺數字娛樂”三大主營業務板塊,公司版權視覺庫擁有在線圖片7000萬張。至2015年年報發布,公司圖庫的數量已經達到2.69億張,擁有15000余名簽約攝影師和藝術家,與Getty Images、ITN、BBC等全球240余家知名圖片社、影視機構等版權機構獨家合作。

除了主站視覺中國(www.vcg.com),視覺中國還推出了互聯網垂直社區集群(shijue.me),投資了攝影師社區500px,推出500px.me網站及App。

2016年,視覺中國收購了公司全球第二大高端視覺內容版權服務供應商Corbis Images。Corbis由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蓋茨在1989年創建。

愛因斯坦經典照片

那張經典的愛因斯坦吐舌頭的照片,就在Corbis的圖庫中,不僅愛因斯坦,奧黛麗·赫本、瑪麗蓮·夢露等珍貴圖片都涵蓋其中。

當時的公告顯示,視覺中國收購資產中包含Bettmann和Sygma兩大全球知名自有版權圖片庫,擁有近5000萬張原版圖片、底片、印刷物等檔案,記錄了19世紀至20世紀全球重大歷史事件,是不可再生的、稀缺的、極其珍貴的人類歷史影像遺產。

至2017年年報發布,視覺中國的客戶方面,除了與傳統媒體(新華網、人民日報等),視覺中國還與不少新媒體(一點資訊、趣頭條、得到、吳曉波、十點讀書、黎貝卡的異想世界)簽署了長期合作協議,廣告客戶有WPP 集團、 宏盟集團、電通集團、藍色光標等國內外大型機構,企業客戶涵蓋華為、索尼、寶馬、雀巢等大型公司。

可見的是,過去幾年來,國家層面加大了對盜版侵權的打擊力度,互聯網領域中的版權意識也極大增強。

擁有海量正版內容的平臺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騰訊音樂、網易云音樂等脫穎而出,依靠正版內容授權會員費用也逐漸被大眾所接受,盜版侵權類視頻、音樂網站不再成為主流。在正版圖庫領域,視覺中國也成為了行業的獨角獸。

華夏視覺與漢華易美當時注入遠東股份時,做出的業績承諾期為2014年至2018年,其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合并計算)承諾分別不低于1.1億元、1.6億元、2.2億元、2.77億元和3.3億元,如不足承諾數,則需要進行業績補償。

截至視覺中國2017年年報發布,2014年至2017年,華夏視覺和漢華易美均完成了業績承諾。

不過,視覺中國整體的凈利潤,幾乎是壓線上述核心資產的業績承諾?梢姷氖,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視覺中國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為1.4億元、1.57億元、2.1億元、2.9億元。

市場份額遙遙領先

視覺中國之外,國內外還有不少大型的圖庫商。

新時代證券在2018年9月發布的研究報告介紹,在美股有兩家圖片行業上市公司,一家是于1998年上市、2008年退市的GettyImage,另一家是2012年上市至今的ShutterStock。二者分別是傳統圖片庫業務代表 和微利圖片庫業務代表 ,不過二者也在向彼此的業務靠攏,兩者的業務模式都是既有高端圖片庫業務,也有微利圖片庫業務。

在國內,除了視覺中國,主要的圖片庫還有全景視覺、東方IC、臺灣達志影像、新華圖片等。其中視覺中國在商業類的有效市場份額達到50%,全景視覺為20%,媒體類有效市場份額中,視覺中國也高達30%。

國內圖片市場格局 新時代證券 圖

新時代證券認為,視覺中國是圖片市場上唯一一個能做到全品類服務的公司。

“只要客戶來視覺中國這兒,他們的各種圖片需求基本都能被滿足。而其他的競爭對手都做不到這一點,比如東方IC只有編輯類圖片;全景網絡只有創意類圖片;新華社圖片庫是編輯類圖片老大,但缺少創意類圖片,對于客戶來說,它們都或多或少‘缺胳膊少腿’,可依賴程度明顯弱于視覺中國!

新時代證券比較中國和海外的圖片市場發現,歐美成熟市場的視覺素材行業市場規模占廣告市場規模比例為 2%至3%,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7 年全國廣告經營額已達到6896 億元,假設未來中國圖片市場規模占廣告市場規模比例能達到 2%,則圖片市場空間約138億元,然而,實際情況是,2017 年中國圖片市場規模僅15億左右。正版圖片市場規模占廣告市場規模的比例僅有 0.22%,這恰恰說明中國的圖片盜版極其嚴重。

新時代證券認為,隨著中國對知識產權保護力度的加強,嚴打盜版支持正版,大眾的正版意識將會持續提升,社會正版化生態環境也將不斷向好,因此,從正版化空間來看,15 億元與138億元,從0.2%到 2%,中國的圖片市場規模還有接近10倍的增長空間, 潛力巨大。

可見的是,至2019年4月11日,視覺中國市值超過190億元。

4月11日,視覺中國的收盤價為28元/股,這比遠東股份向廖道訓、柴繼軍等發行股份時的發行價格5.28元/股,已經翻了5倍。

“鷹眼”維權生意爭議:1.2萬起訴訟

擴充圖庫的同時,視覺中國進行了另一項重要工作:維權。

2016年年報披露,視覺中國設置版權合規部,專門對未經公司授權私自使用的圖片進行維權,同時結合自身實際情況在保護自有版權上采取了許多措施,包括簽訂嚴密的版權授權合同,預防版權侵權風險。

視覺中國介紹,2017年4月20日,視覺中國對版權保護的案件入選2016年度北京法院十大知識產品創新性典型案例。2017年4月26日,視覺中國對版權保護的案例入選“福建省律師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

2016年初,視覺中國開始開發圖像追蹤系統,視覺中國解釋稱,該措施一方面大幅降低版權保護的成本,

更為有價值的是,公司因此大大降低了客戶獲取成本以及通過大數據獲取客戶的內容需求數據。

至2017年,視覺中國的圖片追蹤系統“鷹眼”正式亮相,該平臺包括自動全網爬蟲、自動圖像比對、授權比對自動生成報告等多項自主研發的技術能力,自動處理約200萬/天以上的數據, 能夠追蹤到公司擁有圖片在網絡上的使用情況,并提供授權管理分析、在線侵權證據保全等一站式的版權保護服務,大幅降低版權保護的成本,能有效保護版權人的利益。

這一套系統的發布,卻讓視覺中國把維權做成了一門“生意”?這成為圍繞視覺中國爭議的核心。

經緯中國創始人張穎2018年7月3日在微博上“吐槽”稱:“視覺中國這家公司,說是從前年開始,開發了一個系統,開始有組織地大范圍搜索未授權疏忽使用他們圖片的各種企業,然后漫天開價的要求巨額賠償,通常一個小疏忽一張圖片也不接受刪除,直接索取幾十萬人民幣的天價賠償,要挾企業簽年度合同,從該公司收入角度來看,據說‘戰果頗豐’!

張穎認為,侵權確實不應該,但這種漫天要價的商業模式更不應該,“我就不相信這樣勒索的商業模式能延續且能維持!

張穎的微博

天眼查數據顯示,視覺中國主體公司為視覺(中國)文化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法律訴訟有135條,其旗下兩家公司漢華易美涉及法律訴訟4011條,華蓋創意涉及法律訴訟8000余條,三家公司涉及糾紛案件共12000余條,其中案由絕大部分為起訴他人公司作品侵權。上述訴訟主要發生在2009年之后。

單張被侵權圖片索賠1萬元

澎湃新聞記者查詢裁判文書發現,以視覺中國子公司漢華易美三次向聯合利華維權為例,視覺中國方面稱,聯合利華在旗下品牌的微博賬號中,以開展品牌宣傳、促進業務推廣、吸引粉絲關注為目的,使用了美國Getty公司的圖像素材,三次分別為8張10張和10張。而視覺中國作為Getty公司在華唯一授權代理,享有其相關素材在中國的著作權,因此,聯合利華旗下微博賬號侵害了其攝影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在這三次訴訟請求中,視覺中國主張以每張圖片9500元的經濟損失加上維權合理開支,分別向聯合利華索賠8萬元、10萬元和10萬元。最終法院分別判處聯合利華賠償漢華易美公司6450元、8050元和10050元。

可見的是,視覺中國每張圖片的索賠金額基本在1萬元,法院最終的判決結果往往是索賠金額的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

受影響更大的是支付能力有限的自媒體:想使用正版圖片,卻無法負擔圖庫較高的合作費用。

知名微信公眾號“三表龍門陣”在4月11日發布《天下自媒體苦視覺中國久矣》的文章調侃稱,如果你是一個自媒體,還未收到視覺中國的律師函,說明還做得不夠大。

“三表龍門陣”認為,在視覺中國的維權案例中,有一些情況屬于主觀故意,但更多的人是無心之失,甚至認為只要刪除照片即可而不需要賠償。

“造成這種認知誤差的原因,可能包含用戶法律意識的缺乏,但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在于,這些用戶在搜集圖片的時候,并沒有及時的得到足夠的警示。相信如果在他們找到某張照片的時候,就提示來源是屬于什么地方,特別是這張照片的價值是多少,那么很多侵權的糾紛是原本可以避免的。故而,自媒體或很多企業認為視覺中國有“釣魚執法”之嫌!比睚堥T陣寫道。

自媒體平臺集體接入

侵權行為不該,勒索式維權做成一門生意,似乎也并不光彩。

那么在版權圖片使用領域,如何在加大正版版權保護的情況下,讓更多的用戶能夠方便且程序正確地使用到正版圖片呢?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一些內容平臺正考慮通過平臺統一獲得正版圖庫的方式,以降低平臺上內容生產者(自媒體)的侵權風險。

視覺中國2017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在自媒體平臺方面,公司先后與一點資訊/鳳凰網(大風號)、騰訊網(企鵝號)、百度(百家號)、阿里巴巴(大魚號)的自媒體平臺完成了數據接入工作,為數百萬自媒體用戶提供優質正版內容 。

此外,針對大型客戶和購買頻次較低的小型客戶,圖片提供商也出現了分野。比如前文提到的ShutterShock就是主打微利圖片業務,多服務的是B端的中小企業和C端個人用戶。

值得注意的是,視覺中國實際上也推出了模仿ShutterShock的微圖提供商VEER。

Veer的收費標準

不過,由于“勒索式”維權的形象過于深入人心,這家百億市值的上市公司想要繼續做好這門圖片生意,還需要更多努力。

百億市值解禁前夕爆發爭議

除了維權生意,視覺中國另一個爭議是其圖庫內容的邊界。

此次引發廣泛爭議,正是因為視覺中國將黑洞照片納入圖庫所引發。視覺中國在這張黑洞圖片的說明中表示,此圖由歐洲南方天文臺提供,僅限于編輯類用途,使用請署名歐洲南方天文臺;不得用于商業用途,在版權歸屬(credit)上,該圖片屬于歐洲南方天文臺。

盡管不授權也無權授權商用,但在供媒體客戶編輯類用途使用的情況下,合作媒體實際上是付費獲得了視覺中國的圖庫,其中涵蓋了這張圖。

此次視覺中國版權風波爆發的時間微妙。

在資產借殼遠東股份時,廖道訓等10名一致行動人承諾,在本次發行中所認購的遠東股份的股票,在自股票上市之日起六十個月內不能轉讓即2014年4月10日至2019年4月10日,如果遠東股份(即視覺中國)2018年度專項審計報告、減值測試報告等相關文件出具的日期晚于上述股份的限售期屆滿日,則需要待遠東股份2018年度的審計報告出具以及減值測試完成后,視是否需要實行股份補償,扣減需進行股份補償部分,期間廖道訓等10名一致行動人繼續履行第一條的承諾義務,不轉讓所認購的遠東股份的股票。廖道訓、柴繼軍等10人合計持股比例為55.39%,共3.88億股。

如果按照4月11日的收盤價28元/股計算,視覺中國的市值達到196億元,廖道訓等10名一致行動人持有的股票市值約為108.64億元。

可見的是,視覺中國預約披露的2018年年報發布日期為2019年4月26日,屆時視覺中國將正式迎來巨額解禁。

 
QQ在線咨詢
售前咨詢熱線
0473-6109550
售后服務熱線
0473-2020208
返回頂部
国产精品无码综合区_自慰喷水网站_黄色视频在线免费观看_国产亚洲成AV在线下载